是骰子。

| 佛系写手随缘更新

[忘羡] 归途 一发完

我对不起我为数不多的几个粉丝,我有罪,我忏悔,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
然后我今天看见了个写手挑战,蠢蠢欲动的选了甜文,可能我最近玩疯了眼睛不好,本应该定在结尾写的句子我看成了写在开头,等看清了题目我文已经写好了……鞠躬/对不起。
cp依旧是忘羡不拆不逆,原著里我很喜欢这段时间线,羡羡在大梵山的笛音也是我全文的虐点。有点粮荒,割割大腿肉。ヾ(;゚д゚)/ 
我又改圈名了,重新认识一下这里骰子,你喜欢墨香香我就喜欢你。(っ╹◡╹)ノ❀

      ——————。

      那场雨下了一整晚,彻夜未停。蓝忘机不顾叔父与兄长的阻挠,拖着重伤未愈的身体来到乱葬岗。一遍又一遍的弹奏着《问灵》,此时乱葬岗静静的,像是从来没有任何事发生,铮铮然的琴音伴着温凉的雨水声回荡在这片土地上。蓝忘机的长发很快被雨点打湿,又顺着衣裳流向弹琴的手指,冲刷掉不知何时被琴弦磨破而留下的血迹,这血迹化了又干,干了又凝。蓝忘机就像是没有知觉一般,恹恹的弹了很久。

     是一阵哭声打破了乱葬岗的平静,蓝忘机站起来,楞楞的向声音的方向寻去,然后他就看见了温苑,伸手摸了摸,额头滚烫。想必若不是发了烧,估计还得好一会儿才醒。蓝忘机将孩子带回姑苏,改名蓝愿,字思追。

      许是因为那天的大雨,蓝思追虽没烧坏脑子,可身处乱葬岗的那段记忆却在他的脑海中像是被雨水刷去,一直都未曾想起。

      就这样的十三年后,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很快便在蓝思追身上显现,听了莫家庄来人的请求,他便很快的揽下这次的大任,和同伴蓝景仪一起来到莫家庄莫夫人那里,又遇见了人称是疯子的莫玄羽莫公子。

      本是挺好的一次夜猎经历,世事难料,天知道他们这次要面对的东西究竟是多么难缠,若不是蓝忘机怕他们出事,在他们走后听闻到莫家庄附近的大梵山有异后也跟了上来,怕是又一次的凶多吉少了。蓝忘机解决了凶尸,撇见一条融入墙角的红色发带。心脏似乎收缩了一下,在从蓝思追口中了解到这人是莫家庄的疯子之后,不经意的皱了皱眉。不是因为这个词从素来雅正以自居的姑苏蓝氏子弟口中说出是为不雅,而是因为听了这人是疯子的时候,常年淡漠如水心性不由自主的泛起涟漪。邪崇已除,他便让小辈迅速赶往大梵山附近。

      想想也很奇怪吧?蓝忘机觉得每每看见那些邪祟的时候,只要他查下去一定能在某一个时刻,发现一位一袭黑衣腰间系着红色穗子的笛子脸上带着如春风的笑容的男子。他天生一副笑相,好像没有事情会让他难过。他会过卯时还翻墙出去喝酒,他会和叔父争辩灵气与怨气的不同,他会给他画张丹青,会在他髻间别花,他会和他一起杀死屠戮玄武,他会在他受伤的时候背他,他会和他一起讨伐温狗,他会只让他一个人接触到温家人,相信他不会暴露他们的行踪,他还会从高台上扔芍药花给他。他会害他犯宵禁让他同自己一起受罚,他会在自己带他回姑苏的时候说不愿意,他还在他受重伤奄奄一息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喊他滚。他是云梦人,喜欢吃辣,从小就害怕狗。他总是能找到许多话题来烦自己,他真的很烦,真的很讨厌……他习鬼道,他心性有损,可他是非分明。他唤魏婴字无羡,是藏色散人之子,是前江氏宗主江枫眠的大弟子,是他的心上人。

      好像有什么不成调的曲子擦过了蓝忘机的耳膜,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他有给魏无羡唱过一首为他而作歌,曲调就和他现在耳朵里听见的这个笛音一模一样?!!

      “魏婴!”

    END.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