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骰子。

| 佛系写手随缘更新

(曦瑶)相思两不知

#魔道祖师#
#曦瑶#
#蓝大视角向的十题 #
#欧欧西 人物的墨香的#

| 上课无聊时候的脑洞,私设如山 一次性发完 大概是糖(划掉),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啦

      蓝曦臣在金光瑶离开的第一个年头,才发觉姑苏的琐事真的很多,而在此之前为何会不知道,大概是因为阿瑶在此之前会主动把这些琐事全部揽下。美名其曰:不舍的让二哥累着。

       蓝曦臣在金光瑶离开的第二年,无意间看见家弟在教导魏公子弹奏清心音,恍惚间,想起来当年的自己好像也是这么教导阿瑶的“阿瑶很聪明,清心音应该很快就能学会。”

       蓝曦臣在金光瑶走的第三年里,反复的做着一个梦,梦里有着满身是血的阿瑶,染上血色的朔月,以及自己的那句“金宗主,二哥不必再叫了。”

      蓝曦臣在阿瑶离开的第四年里,得到了一本阿瑶自己写的笔记,是金凌托思追给自己送过来的,说叫他看看,笔记很短,约摸这只有十几篇,记的也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写作的时候也很不连贯,可每一篇都有他蓝曦臣的身影“阿瑶,不知道你写这几篇记事笔记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呢?”

     第五年的时候啊,蓝曦臣在一次仙门聚会的时候结识了一位名为楚瑶的女修,他知自己对那人毫无别的意思,却一次一次的答应了她的邀请,直到一次见面时,那女修突然对他是“曦臣以后唤我阿瑶可好?”,那时候的他,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狠狠的抽了下,低声拒绝“不用,叫阿瑶有一个就够了。”

     又是一年,同样也是蓝涣第六次来的观音庙,一曲问灵之后,又在那里做了两个时辰,便转头去了金家为金光瑶建的衣冠冢无人知道那天蓝宗主在墓前做了什么,只是听人说,他人离开兰凌的时候,那象征着禁锢的云纹抹额上,沾了些许的泥沙。“阿瑶,我来看看你。”

       第七年的时候,蓝家的一名修士在云深处搬运金星雪浪的时候不慎将其中的几株打碎,蓝宗主听闻竟一气之下将人直接扔出了姑苏。又派人将打碎的牡丹一并送到了金光瑶的衣冠冢旁,“阿瑶对不起,你送我的花……碎了。”
   
       八年……蓝曦臣多了一个养花的习惯,从兰陵运来的种子,种的是金星雪浪,等到了开花的时候,逢人就说“很像他的笑,对吗?”

       后来蓝曦臣病了,在金光瑶走的第九年里,病情时好时坏,让忘羡二人都束手无策,蓝宗主有时候会在病迷糊的时候反复的叨念一个人的名字“阿瑶……阿瑶……二哥,二哥错了……二哥后悔了。”

       蓝宗主走在了金光瑶离开的第十年初春,蓝忘机接下了宗主之位,他终于可以去找他的阿瑶了,可是他忘记了,那钉在棺木上的桃木钉,已经让金光瑶没有办法再入了轮回了啊。
                                                                  (完)

「都说了是上课时候的脑洞,原版是写在上课时的笔记本上,所以这是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码上去的。」

“好啦这里半生,喜欢写原著向的短篇,高中狗大概周更,文笔渣,但是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会很开心的阿。要交个朋友吗?”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