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骰子。

| 佛系写手随缘更新

为什么我的陪读跟说好的不太一样(壹)


设定在主页上周写的。
很笨不会粘贴链接劳您动动小手。
这篇主忘羡后期曦瑶。
就想写忘羡谈恋爱并没有什么剧情。
后期曦瑶准备了剧情具体还要磨磨。
是憋了好久的脑洞。
弃又舍不得可我真的好懒。
上周都说好了还是磨磨蹭蹭的提笔。
也想要红心小蓝手跟评论。
废话很多感谢您看完。
殿春是芍药别称。
ooc 非常ooc。

——————————。

殿春拾叁年,茶楼。

      说书人摇扇而坐一副吊儿当郎的模样,深吸口气。“……魏无羡回来了。”那人见无人搭理,又自顾自的说了句“陛下又命他来宫中来陪伴太子殿下习书写字,谁不识那厮是个混世魔王啊。”

     小厮撇了那人一眼,心道这事市井之徒原来也能随意议论的吗,思付着回答“太子殿下年纪轻轻,交些朋友也好……”

    “你是不是不知道那魏无羡可是!!”

     “您与其跟我说这夷陵老祖魏无羡,不如用您这说话劲头多揽揽客。”

       说话声噶然而止。

       至于魏无羡究竟是何许人也。那可是射日之征的大功臣啊,不过我们的大功臣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具体是什么错百姓们哪里知道反正挺大的毕竟都把蓝丞相他老人家气的几年卧床不起近年才好起来,他自己又跑去深山老林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睡了十三年,现在醒了,想来找太子殿下这个幼师好友玩玩游戏也没有什么不妥吧。

       魏无羡这人吧什么都好,人长的也是世家公子榜前五,家世又是已故的藏色散人之子。就是遇事不顺啊,藏色过世后被江府的江枫眠抚养长大,结果在一场比赛中风太盛惹到了前朝的嫡子温晁,一气之下带人血洗了江府,主母虞夫人趁乱送走其子江澄和魏无羡二人,同江枫眠一起被温狗所杀。传闻那一夜,江府所在的莲花坞都染尽了血色。

   云深不知处 寒室。

    “蓝湛蓝湛,宫里的汤当真还跟几年前的一样难吃??”

    “汤,不难吃。”

    “……喂蓝湛你好歹骗也骗我一下啦,我走之前你们家饭菜就是苦菜汤,我都回来了你们家怎么还是吃这样啊!那我干脆等到你家伙食变了再回来就好了!”魏无羡笑嘻嘻的脸瞬间垮了下去,要是给江澄看见了又得吐槽一句苦瓜脸,“可不可以让我对你们宫里的伙食还存有一丝丝期待……二哥哥现在是太子,吃的就没什么不一样???”

      蓝忘机抬眸“没有。”顿了顿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按住魏无羡的身子想往旁边推去,“坐好。”

       说话间,魏无羡把脑袋整个都靠到了太子殿下的肩上。蓝忘机肩膀很宽,魏无羡眯着眼睛靠的很是满足,蓝忘机用手把他往旁边推推,魏无羡低着头挪的不情不愿,坐的也是晃晃悠悠东倒西歪。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样,若不是蓝忘机知道他此时精神正好,看了他这样怕是也会被他骗过。

       “一会让膳房做点辣菜送过来。”明知他是装的,可和许多年前一样,蓝忘机对于魏无羡的要求还是会满足,不是因为模样可怜,而是蓝忘机不愿意看见魏无羡不开心,魏无羡不开心的时候就爱低着头,他一低头眼底的光就跟着暗了下去,十三年前的那一刹也是那样。蓝忘机喜欢那光。像星星一样,他曾跟父亲这么评价。

     晚餐插曲过后,江澄便偷偷来宫里寻人了。这人当初捅了那么大个篓子,现在一回来一股脑往案发现场跑,你说你跑就跑吧,还跑到当事人家里睡觉是几个意思,还陪读?哪个陪读天天什么都不用做
专陪太子殿下唠嗑,你看看那蓝忘机那里像是需要找个人陪他唠嗑的样子???
   
   ——————————。

  羡羡下章真香现场,高二狗尽量周更,受不了的小可爱考虑养肥。催文的话可能会双更。QQ1341586762 只扩秀唯,欢迎勾搭。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为什么我的伴读跟史书上写的不大一样?[大纲存梗]

太子叽x陪读羡 竹马竹马 架空王朝

1.叽: 今天喜欢的人也还是很讨厌(怎么办?)
        今天也希望伴读不要再撩我(兔子很可爱?)
        今天也在等兄长回来继位(绝不放弃?)
      
2.羡:论太子妃的养成之路(三从四德?)
       撩天撩地撩太子的日常(没在怕的?)
       话说大哥什么时候把打算大嫂带回来(咩咩咩?)

岐山三十一年,青衡君率宫中国相大臣结束了温朝三十年来的暴政。当今圣上温若寒重伤之余,携青衡君嫡子蓝曦臣及金府私生子金光瑶从暗道离开。此后青衡君即位,当机立断立次子蓝忘机为太子。同年,大将军聂明玦于众多将帅在救援之时不知去向,曦瑶二人不愿随其回宫,其弟聂怀桑只身带回温若寒头颅,不日上交兵符,转入幕后。青衡君悲痛,将兵符交于江府代掌。江府有一养子唤名魏婴,善鬼道,射日之征大放异彩。青衡君知晓其与太子素来交好,将其接入宫中陪伴太子习书。

   情景后事大概就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蓝大那么厉害为什么会被绑走,可能是因为温若寒挟持了瑶妹吧……很久就想写一个连载,该篇是个上课时的脑洞……总之就是忘羡甜甜腻腻谈恋爱曦瑶偷偷摸摸打怪升级,先把忘羡感情线写完,之后再慢慢磨曦瑶剧情。
  下周开吧好像……如果这周有时间也会写一点,占tag致歉。

【澄清】关于魔道祖师涉嫌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

泠子淅:

叽渴症患者: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452735062367




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607132340815




听说有另外一个“既视感很强的”洗脑包,看这里辟谣。




欢迎评论讨论,不欢迎尬黑,毒唯有多远滚多远,怨妇不要草存在感。事后会新增到辟谣博里,这篇不删。




请拆逆党自觉闭麦谢谢




欢迎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不用来问啦,附上原博地址就好(是原博的不是这篇)




如果没办法转载的话,点开热度列表,从转载过的人那里二次转载就可以了


[忘羡] 归途 一发完

我对不起我为数不多的几个粉丝,我有罪,我忏悔,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
然后我今天看见了个写手挑战,蠢蠢欲动的选了甜文,可能我最近玩疯了眼睛不好,本应该定在结尾写的句子我看成了写在开头,等看清了题目我文已经写好了……鞠躬/对不起。
cp依旧是忘羡不拆不逆,原著里我很喜欢这段时间线,羡羡在大梵山的笛音也是我全文的虐点。有点粮荒,割割大腿肉。ヾ(;゚д゚)/ 
我又改圈名了,重新认识一下这里骰子,你喜欢墨香香我就喜欢你。(っ╹◡╹)ノ❀

      ——————。

      那场雨下了一整晚,彻夜未停。蓝忘机不顾叔父与兄长的阻挠,拖着重伤未愈的身体来到乱葬岗。一遍又一遍的弹奏着《问灵》,此时乱葬岗静静的,像是从来没有任何事发生,铮铮然的琴音伴着温凉的雨水声回荡在这片土地上。蓝忘机的长发很快被雨点打湿,又顺着衣裳流向弹琴的手指,冲刷掉不知何时被琴弦磨破而留下的血迹,这血迹化了又干,干了又凝。蓝忘机就像是没有知觉一般,恹恹的弹了很久。

     是一阵哭声打破了乱葬岗的平静,蓝忘机站起来,楞楞的向声音的方向寻去,然后他就看见了温苑,伸手摸了摸,额头滚烫。想必若不是发了烧,估计还得好一会儿才醒。蓝忘机将孩子带回姑苏,改名蓝愿,字思追。

      许是因为那天的大雨,蓝思追虽没烧坏脑子,可身处乱葬岗的那段记忆却在他的脑海中像是被雨水刷去,一直都未曾想起。

      就这样的十三年后,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很快便在蓝思追身上显现,听了莫家庄来人的请求,他便很快的揽下这次的大任,和同伴蓝景仪一起来到莫家庄莫夫人那里,又遇见了人称是疯子的莫玄羽莫公子。

      本是挺好的一次夜猎经历,世事难料,天知道他们这次要面对的东西究竟是多么难缠,若不是蓝忘机怕他们出事,在他们走后听闻到莫家庄附近的大梵山有异后也跟了上来,怕是又一次的凶多吉少了。蓝忘机解决了凶尸,撇见一条融入墙角的红色发带。心脏似乎收缩了一下,在从蓝思追口中了解到这人是莫家庄的疯子之后,不经意的皱了皱眉。不是因为这个词从素来雅正以自居的姑苏蓝氏子弟口中说出是为不雅,而是因为听了这人是疯子的时候,常年淡漠如水心性不由自主的泛起涟漪。邪崇已除,他便让小辈迅速赶往大梵山附近。

      想想也很奇怪吧?蓝忘机觉得每每看见那些邪祟的时候,只要他查下去一定能在某一个时刻,发现一位一袭黑衣腰间系着红色穗子的笛子脸上带着如春风的笑容的男子。他天生一副笑相,好像没有事情会让他难过。他会过卯时还翻墙出去喝酒,他会和叔父争辩灵气与怨气的不同,他会给他画张丹青,会在他髻间别花,他会和他一起杀死屠戮玄武,他会在他受伤的时候背他,他会和他一起讨伐温狗,他会只让他一个人接触到温家人,相信他不会暴露他们的行踪,他还会从高台上扔芍药花给他。他会害他犯宵禁让他同自己一起受罚,他会在自己带他回姑苏的时候说不愿意,他还在他受重伤奄奄一息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喊他滚。他是云梦人,喜欢吃辣,从小就害怕狗。他总是能找到许多话题来烦自己,他真的很烦,真的很讨厌……他习鬼道,他心性有损,可他是非分明。他唤魏婴字无羡,是藏色散人之子,是前江氏宗主江枫眠的大弟子,是他的心上人。

      好像有什么不成调的曲子擦过了蓝忘机的耳膜,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他有给魏无羡唱过一首为他而作歌,曲调就和他现在耳朵里听见的这个笛音一模一样?!!

      “魏婴!”

    END.

魔道搞事小分队①

#魔道祖师#
#原著向 搞笑文风#
#含私设全员存活#
#人物是墨香老婆的 我只负责ooc#

(终于瞅着时间把这篇文码上去 因为是一个系列而且不定期更新……每篇一个搞事,今天先搞三尊 ? )

01.
   聂明诀最近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某天的他在姑苏清谈会后准备和许久未见的弟弟们叙叙旧唠唠嗑,来到蓝曦臣的门前尚未推门进去。他听见了些不可描述的声音…“二哥,嘶…轻点,阿瑶疼…”emmm二弟是在给三弟按摩?他们感情真好/聂大的欣慰笑容.jpg。

     于是觉得觉得曦瑶二人感情很好的聂大十分高兴的回到了清河,并把这个发现告诉了自己的弟弟。/聂大佬的围笑.jpg。大哥你一脸欣慰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大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大哥我真的不想开车也不会开车,车是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02.
      在经历了大哥突然开车的恐惧之后聂怀桑第二日愉快的将这件事告诉了魏无羡,魏·不搞到事情不肯罢休·无羡一边调侃聂坏桑大惊小怪一边感叹大哥大嫂真的是激烈啊。然后魏无羡在送走怀桑后本着搞好蓝家妯娌关系的心情愉快告诉了金光瑶。/不好意思聂怀桑你完蛋了!大哥不清楚情况你就不能拦一下的吗!就随着他去说?!二哥你看他们都欺负阿瑶。/

       蓝大:阿瑶炸毛的样子真可爱。

  03.
      次日听了二嫂话的金光瑶笑眯眯的来到了清河,美名其曰来看望大哥,顺手送了怀桑一把上好的纸扇,聂怀桑拿这象征性的扬了两下,叫了声三哥表示欢喜。/扬吧扬吧反正也摸不到多久了.瑶式假笑.jpg/
       金光瑶随大哥进了里屋,聂明诀也差人上了茶水

     “三弟此番,除了来看望大哥,还是来给怀桑还个东西。”
     “……怀桑有东西在三弟这里?他,他何时去了姑苏,???”臭小子又跑去偷懒,果然扇子不想要了!!
      “怀桑前些日子来的”,金光·有仇必抱·瑶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本黄皮书搁置于桌上,封面上《春山恨》三个大字格外醒目,将此书推给聂明诀,道“东西送到了三弟也该走了,二哥还在云深不知处等着,回去晚了会不高兴的。”

     聂明诀没像是没听到般没出声,拿起桌上的黄皮书翻了翻“我有一段情啊,唱给那诸公听啊…万般深情,撩了冰河心啊…”聂大本来就黑的脸跟黑了,金光瑶深知达到了目的,行了行礼也就出去了
      /不好意思,我才是影帝。/
        /聂怀桑你的扇子完了!包括刚刚三弟送的那把!!/
      /大哥这次真的不是我丢的哇QAQ,这一看就是魏公子的私藏嘛QAQ,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呜呜。/

      EMD。

     (这种小段子不定期更新嗷,再次敲不要脸的求波粉QAQ)

(蓝忘机)何谓深情

#产个无料小脑洞#
#考试产物#

何谓深情 ?

姑苏 云深 展欢喜.

可否具体 ?

家规 抹额 三千忌.

可否再具体 ?

烙铁旧痕含凉意.

仍是不解 ?

蓝忘机。

没错没错是我了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这不就是我嘛!

0→1:

又说我!

平和岛时零:

我本人 tag我都不好意思打

Roki@吸甄中毒中:

唉。

所有图片来自谷歌图片搜索。

(刀剑乱舞)花吐养成日记

#刀剑神域·花丸#
#冲田组 安清#
#花吐症 含私设#
#巨型ooc 现场#

      {原著向的糖 好像有一点点刀子(划掉)来自我家cp的点梗 上课时间的脑洞 想码出来愿君喜}

     最近,加州先生觉得自己可能是生病了,从他独自在安定出任务的时间里一个人跑了樱花树下打了个盹,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开始莫名其妙的吐花瓣,吐的还是樱花草!!?

      加州先生先生认为自己可能快成精了……还是一只花精……不对,自己本来就是刀剑成了精阿,今天发加州清光也有些迷茫。

  01.

      “今天吐的花瓣又多了…这样早晚有一天会被安定他们知道,让他们担心…很丢人欸…”清光在日记上写到,“最近睡觉的时间好像越来越长,是错觉吗?”安定今天又去出任务了,好像自从安定回来以后自己就开始格外黏他,看不到他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胡思乱想他会不会一个人走掉,会不会有留下他一人。

         “你一个人在干嘛呢 清光。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的。”
       熟悉的声音在清光耳边散开,安定今天回来早,一回来向主上报了个到就急急往清光那里赶,推开门,就看见自家清光一脸不安的蹲在角落里,委屈巴巴的样子像是马上就能哭出来…小心翼翼的凑上去,贴在他的耳边道“这是新的修炼方式吗?”

      温热的气息靠近耳朵,红晕也很配合的爬上了清光的耳廓,清光扯着安定的衣角缓缓站起来,刚想像平日里的那样出口反驳,霎时喉咙一紧,“咳!咳咳,咳…”他反应迅速的捂住嘴,不顾安定担心的眼光将自己扔进被子。“安定我突然想睡一会就不跟你们去吃饭了阿。”

     “…清光不舒服吗?要不要让主上”

     “不要麻烦主上!我,我自己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这种事情找主上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用吧,除了会让她也担心之外。
     “别逞强,清光.”

     “嗯嗯嗯嗯一会就好了。”
 
     确定安定走后,清光的心头没来由的一丝失落。借余光放下右手,手心里躺着几片樱花草的花瓣,连着血丝,配着暗光竟有些意外的美。像什么呢?大概是想现在的自己吧!清光这样想着。

  02.

      “今天吐花的时候血渍又重了些看上去有些吓人,打算在安定回来之前清理…安定…安定最近的任务也要频繁了吧,反倒自己清闲了不少,最近主上都没提让自己带队,主上想测试安定是实力自己也不是不理解,可这天天出阵的多累啊,安定会不会很辛苦啊…”唔,好像写偏题了欸。清光盯着自己的日记看了许久,想起今天打扫花瓣的时候被三日月爷爷看见时候的情形,爷爷告诉他有一种很少见的病称之为花吐症,出显症状为吐花瓣,然后慢慢开始咳血,血色越深病情越重,接着体质开始变弱,最后死亡。“然而治病的方法就是让患者跟自己喜欢的人打个啵就好啦!”爷爷临走前就是这样跟他说的。清光不出意外的脸红了,花吐症要接吻吗?和谁?喜欢的人?他喜欢的人?安…安定吗?!

     清光被自己脑海里的名字吓了一跳,自己要和安定……亲亲吗?清光觉得自己脑细胞不够用了怎么办?QAQ安定快来帮我想办法啦!

   03

       “安定今天的任务似乎很难,到了晚上都还没有回来了,明明自己半个月来都没出过一次任务,安定他几乎天天都……本丸里有那么多把刀,为什么偏偏是安定啊,虽然安定没任务的时候都会和自己形影不离,但一想到他要去出任务就很担心他的安全。”清光搁下笔,再一次咳出声来,一片片樱花草花瓣随着落下,如果无视夹杂在其中的斑斑血迹,应该算的是是一副美景。

        我,是快死了吗?清光在睡着的前一秒这样想着。所以在夜晚的寒意袭来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有一双大而有力的手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自己,是错觉吗?好像安定回来了,清光只当是做了个梦,对安定怀着这样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若是安定知道了,应该会觉得为难吧。唔他好像有闻到血腥味儿,是自己又在咳血吗?清光缓缓睁开眼睛,坐在自己旁边的是……安…安定!

   04.

       “你受伤了!”清光猛的一下坐起来,入眼的便是安定手腕上的纱布,渗这点点红影。

       “吵醒你了吗?没事,小伤过几天就好了”
 
       “…安定近期能不能不要出阵了阿”

       “那还得看主上大人的意思呢”虽然他也想待在家里多陪陪自家的这只黏人虫,“清光你最近是不是瘦了?又没好好吃饭?”
 
       “……有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

       清光觉得自己的脸又有点发热,深吸一口气“emmm安定你现在不要说话!反正…反正就是,不对!”啊啊啊自己在胡说些什么阿,说清光想和安定接吻吗?不对不对自己是有病才会这么做的!

      “清光你傻了?”

       “你你你才傻了,我!我这是有病!”阿西吧我这是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QAQ
  
       “蛤???”正在追的未来老婆好像傻了怎么办?会不会影响后代,在线等,挺急的。

      清光呆了呆,一股腥甜不受控制的涌到了嗓子眼“咳咳,咳!安定不要看!咳……咳”

     从清光嘴边溢出花瓣不是很多,显得随着而下的鲜血更加触目惊心。对于清光的事情,安定的身体总是会比意识先一步做出反应,待二人回过神,清光应该躺在了安定的怀里,几乎的没有犹豫的,安定掰过清光的脸狠狠的吻了上去。
     
      这个笨蛋是得了花吐吧,这么助攻的病这么不早更他说,害他还以为清光真的是身体不适才向主上请求将清光所有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半个月来几乎是天天出任务了累个半死……

      分开唇瓣,一朵樱花草适时的从清光口中吐出,原本苍白的唇也有了血色,安定叹了口气捏了捏清光的脸。花吐症害得怀中人瘦了不少,脸部的婴儿肥也消了下去,看了以后得让清光多补点了。
  
     须臾,安定把呆掉的清光放在床上重新压了上去,耳语道“清光知道樱花草的花语吗?”

    “?”

    “除你之外别无他爱。”
     
     “……唔!”臭安定你手放哪里啦!

      (完.)

(想了好久还是想把圈名改成十一,只于为什么,去数一数“情”字的笔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