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骰子。

| 佛系写手随缘更新

我老婆!

〃韵律律〃:

晚来的贺图!江宗主生辰快乐!!

#解兰舟._魏无羡1031生日贺文 

#忘羡. 双杰友情向.

#ooc . 一发完.

     十月的云梦,昨日的蝉衔着燥热匆匆而过,剩下了凛冽的风夹着些寒意。眼看就入了秋,过路人来来往往,店小二就坐在这无名酒肆里望着一如既往人头攒动的闹市招揽着客人。

 

    “小二上壶酒!!”

    “实在是不好意思今日的酒啊,是限量。”

   “喝酒还管他什么限量不限量??怎么怕老子吃酒烂账是……”

      “……兄台有所不知,只是近日可是那云梦江氏大弟子的生辰啊,他家家大业大,咱们江宗主知道他向来是喜欢这的,便买了些回去布置家宴……”

*****

“师姐!!今日的买的辣椒足吗!!!”

     “魏无羡我说这么一大早又没看见人影,你看看又那么多辣椒,还像上次吃鱼那样上火没人管你。你那变态辣是人吃的吗??姐别听他的,还有父亲跟母亲的呢。”

      被唤做魏无羡的少年一副刚刚练剑回来模样子大汗淋漓,眯了眯眼。将披散着的头发用红发带高高绑起形成个漂亮的弧度,大手一挥。

  “上次的事江澄你也不是吃的很欢嘛,江叔叔也没说什么,而且我发现梨子糖水也很好喝的,多喝几次,无妨无妨。”

   “去你的无妨吧……”

      云梦大弟子的生辰其实也不是魏无羡真正的生日,知道真正时间的魏长泽和藏色散人早就不在人世,江枫眠就依把他捡到那个日子,作为他魏婴的生诞。

家宴其实也跟平常人家也没什么不同,无乎也就是魏无羡跟江澄互怼。虞紫鸢接着江澄数落魏婴,江枫眠又打着圆场。夫妻俩的饭量本来就不大,走后。双杰凑在一起,边吃边谈着属于少年人的未来。先说说岐山温氏的横行霸道,吐槽兰陵金氏的嚣张跋扈,夸夸清河聂氏的是非分明,叹叹姑苏蓝氏的知书达理。

—— 姑苏蓝氏的知书达理?

      魏婴含着一口汤,坐没坐相的把脑袋搭在桌子上,过了会儿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歪了歪脑袋呆在那傻笑。

     知书达理四个字,好像是挺符合那个从小生活姑苏蓝氏的小古板的。他突然想看看蓝湛在生辰的时候,还是不是像平常的那样一本正经。蓝湛这人虽然沉默寡言了些,可性子却是有趣的紧。他记得他曾邀请让蓝湛跟着他来云梦看看,只得到了人家一句不屑的闷哼。如果蓝湛跟他来云梦,他可以带着他打山鸡,摘莲蓬。请他尝尝师姐做的全世界最好的莲藕排骨汤。还像今天这样放这么多辣,辣得那小古板直冒眼泪花。

——真想让蓝湛也过来看看阿。

     “卧槽魏无羡你是不是疯了!想那小古板?他要是过来了,我娘看见别人家的孩子,指不定要把我说成什么样呢!!”江澄一脸嫌弃的望着他。

      魏无羡这才发现他不由自主的把心里的话都给说出来了,茫然的望了眼江澄,道,“只是说说而已,那蓝老头儿是知道我把他的爱徒拐来了云梦打山鸡,恐怕是要连夜过来抓人。”

*****

      饭后,云梦江氏从来没有像姑苏蓝氏那样卯时作,亥时息的规定。魏无羡饭后也都有走走消食的习惯,他想喊江澄过来,却没再看见他,他只好独自来到后院,漫无目的绕着院子走了几圈,思考着下次去姑苏,要用什么办法,把小古板偷出来。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人,来人肤色白暂,俊极雅极,瞳色浅淡若琉璃,被如霜的月光撒下个满头,束着一条云纹抹额,看见了魏无羡神色依旧是一派肃然,近乎刻板,只是似乎这人日里奔波了许久,呼吸声有些加重,清晰的擦过魏无羡耳边。

——蓝湛果真是个标致的人儿。

  魏无羡心道。

   “……蓝湛!!!”魏无羡站到蓝忘机跟前。

     是错觉吗,蓝湛比自己高了许多,自己站过去也只到了蓝湛胸口。

  “……”

     蓝忘机看着自觉站到自己旁边的魏无羡,用拇指指腹磨磨手掌心,没有接话。

  “蓝湛蓝湛,你是特意来云梦夜猎的吗!”

  “蓝湛蓝湛,那你是特地来看我是吗!”

  “哎呀蓝湛我错了别不理我嘛,是不是我在江澄旁边说你坏话你给听着了?”

  “……嗯。”

    “蓝湛呀蓝湛你看看你,姑苏蓝氏有规定,不许在背后议论他人。可是我们云梦江氏没有哇,你看看也不是人人都像你家那样的啊,长着一张嘴就是要说话的呀。”

   “蓝湛,今天是我生辰!”

   “……”我知。

     “蓝湛你回我一句,就表示你不生气了好不好?明明你也犯禁了,这里虽然不是云深不知处,但是你在背后听人墙角,也该罚。”

  “蓝湛!”

   “……魏婴。”

   “在!”    

END__.

  (讲一下时间线 ,这是个香炉梗,就是你叽进入到你羡的梦境,看见你羡在云梦过生日时候的样子。至于你叽为什么在最后一直不说话,我一直觉得你叽对你羡的爱很热烈也很隐忍,是那种春风吹又生的感觉,喂喂喂什么鬼比喻啊!)叽很克制自己,哪怕是在梦里也不去打扰你羡的原本的生活,但我觉得你羡原本的生活里就是要有个蓝忘机陪着你羡,就很简单。所以是你叽听见梦里你羡想让他陪自己过生日,才来找你羡的。然后为什么你羡未发现你叽相貌有异,大概是晚上一抹黑两眼看不清.(´ω`♡%)

     这篇灵感来自于月考……我也不知道月考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其实就是想写成年叽看见少年羡那种束手无策的感受,想看他们对话,虽然你叽几乎没说话_(•̀ω•́ 」∠)_

    bb了一堆感觉也没说什么……给你羡生贺的有两个脑洞(因为还有魔道周年啊)。这个第一个,第二个...啊啊啊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子聁媜兮:

叽渴症患者:



内有网上流传于作者墨香铜臭一切黑料与谣言的辟谣与澄清。











我方从始至终支持“粉丝行为不上升作者”,因此为避免争议,粉丝行为不列入此博。此博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欢迎随意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但不得更改。











  完整九宫格+《关于魔道祖师被污蔑营销炒作一事相关考据及总结》报告PDF已放入百度网盘,微博内有链接可供下载,密码:ocw6





















  • 关于营销







  1.关于营销的辟谣




   空降热搜/微博买榜/买同人/买扫文号推广/买营销号发通稿/贴吧、豆瓣炒作/拉踩均为不实谣言,内有数据记录、“营销号”亲自反驳、事件记录吧澄清总结、兔区查ip记录。












  2.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












  3.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晋江帮助推广一事的澄清












  4.业内人士对魔道有无营销一事的看法/澄清








  请注意此图为“评论”,而非黑子造谣的微博,去博主的微博内搜关键字当然查不到,但是博主并未删除评论。




  補充:行舟KK对于“作贼心虚删除为魔道澄清的微博”一事的澄清












  5.关于“墨香铜臭将ip卖给新湃传媒进行营销”的辟谣









  墨香铜臭是晋江的签约作者,作品版权卖出由晋江“全权代理”;新湃传媒为晋江合作方“影视公司”,非营销公司,现在正在拍摄的陈情令制作公司即为新湃传媒。












  6.关于墨香铜臭《魔道祖师》刷分的辟谣:






  晋江官方判定未刷分,你黑一句话倒成了刷分石锤?








  7.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



















  • 关于融梗/抄袭











  1.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












  2.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




  不要说什么“现在风向又不同了”,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不是因为风评而定,判定一部作品究竟有没有抄袭的方式也不是根据它的路人缘所决定的。2017年就被锤得死死的事情,在作品一字未改的情况下,并不会到了2018年就突然变成抄袭。




  我现在跟你讨论的是抄袭,不是别的什么,就事论事,不要扯别的。














  3.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










此微博已被仙剑官方点赞












  4.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




  关于近期“反抄袭吧改口认为有融梗嫌疑”一事,实为反抄袭吧“现皮下与前皮下意见相左”。若有人认为“反抄袭吧并不能算是权威机构”,讲的话不能当真,那请六组出示权威机构证明,否则就算造谣泼脏水。












  5.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








  原调色盘与反调色盘








  时间线澄清1








  时间线澄清2








  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复制《浩然剑》原文,窜改为《魔道祖师》内人名,称此为《魔道祖师》原文












  6.金龙奖得奖作品不得抄袭(或涉嫌抄袭),这个锤够不够硬?够不够权威?























  • 对于作品











  1.关于“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以及“墨香铜臭本人为陈情令编剧”的辟谣:

















  2.关于墨香铜臭本人“支持拆忘羡官配”的辟谣:





  图为黑子p图,魔道祖师首发日在2015/10/31,而这篇评论发于2014年,时间线根本对不上!












  3.作者本人对于官配的立场及态度:






















  4.关于“墨香铜臭不爱自己笔下人物”的反驳



















  • 关于“人品”















  1.关于墨香铜臭“利用粉丝人肉其他作者自炒以卖出影视版权”的辟谣与科普




  第一,并无任何证据证明人肉作者西子绪的三无小号皮下为魔道粉,更无证据证明其举动为墨香铜臭指使;第二,《天官赐福》版权已于三月卖出。












  2.关于诅咒831的“受害者”早点死









  第一,墨香这句话是在四月时说的(然而四个月过去了她还没开文);第二,“死日”指她的第四本书“神没有休息”。这个堪称断章取义之最,可以安排一下拿个奖了。




  贴心小提醒:死日不好听,也有黑子拿来作文章,大家可以根据墨香透露出来的小料喊“四少”喔。












  3.甩锅霹雳粉、脱坑回踩霹雳









  作者已强调“某些粉”,这就不叫地图炮、不叫甩锅,这叫点艹。而这所谓的“某些粉”继鉴抄《魔道祖师》后,又给《天官赐福》泼脏水,于四月初更是对一字未开的《死神没有休息日》进行“预言抄袭”,是以作者才发了一条发泄情绪的微博。再次澄清:那条微博与西子绪太太无关,与霹雳粉无关,仅针对拿霹雳当枪的无脑黑。





  
你黑梦里的回踩。哪家回踩不踩官方不踩粉群只踩掐架阵仗的?问问你身边的饭圈姊姊她们认不认?




  据我列表霹雳圈的朋友表示,在霹雳圈里连骂编剧都是正常的事情,因为不同时期的编剧不同,剧情不可能尽如人意。所以请问一下,如果连骂编剧都纯属正常、不算回踩的话,调侃掐架阵仗算什么回踩?















  • 对于粉丝











  1.关于墨香铜臭“开除薛洋及江澄粉粉籍”的澄清与事件科普




  不存在“地图炮粉丝”的行为,从头到尾针对的都是“角色毒唯”,请正常粉丝不要对号入座。








  2.关于墨香铜臭亲自下场引导粉丝




 




  第一,空降粉群为“安慰”不为“引导”;第二,作者原话为“不要再砸雷了、不用做长微博澄清了”。




 




  具体辟谣在第一个最全的整理里头麻烦自己看一下。页数有点多,144页,前面有目录,按着目录找很快就能看到。












  墨香多次于晋江作者专栏、魔道文案、作者有话说以及微博上呼吁粉丝“不要ky”、“不要拉踩”、“不要侵犯三次元隐私”。




  专栏声明挂了两年,前前后后说了九次,然而即使如此,仍有TXT女孩不关注作者、不知道这些东西,低龄脑残粉明知故犯。




  个人行为个人背锅,请勿上升。非要上升作者,请不要自行跳过脑残亲爹娘,先找他们,再找作者,谢谢。











  • 其它











  1.墨香铜臭是长佩大股東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谣言。例如:墨香铜臭的父亲给了她500万/700万/730万/750万/800万买营销、墨香铜臭其实是蔡徐坤/范冰冰(对以上二位的粉丝致歉)、墨香铜臭是体│制│内人士,要竞选人│大、墨香铜臭用霸王票和版权收益洗│钱,或者831事件后白衣逆诈尸,跳出来表示“当年自己就是拒绝帮作者营销才被带头针对、开除粉籍”。从头到尾一张嘴,无凭无据,连个QQ聊天纪录都没有,说自己一怒之下退群了没有聊天记录,在被告知可以用电脑导出后就直接闭麦不说话,比差池还不敬业。








这些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辟谣、从何辟谣,因为任何罪行从来都是“证有不证无”,这是常识。








然而,这样荒诞无稽的谣言仍然在黑子之间流传、被放进了新的洗脑包里,任黑子扔给刚入坑的萌新,或者压根没入坑的吃瓜路人。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请不要轻信谣言,这样不仅对作者是一种伤害,还显得你智商很低。








下次如果你又吃到了什么神奇的洗脑包,请让他先把锤给你。先有锤再去论真假,而不是先定真假,再问澄清的锤可不可信。































为什么我的陪读跟说好的不太一样(壹)


设定在主页上周写的。
很笨不会粘贴链接劳您动动小手。
这篇主忘羡后期曦瑶。
就想写忘羡谈恋爱并没有什么剧情。
后期曦瑶准备了剧情具体还要磨磨。
是憋了好久的脑洞。
弃又舍不得可我真的好懒。
上周都说好了还是磨磨蹭蹭的提笔。
也想要红心小蓝手跟评论。
废话很多感谢您看完。
殿春是芍药别称。
ooc 非常ooc。

——————————。

殿春拾叁年,茶楼。

      说书人摇扇而坐一副吊儿当郎的模样,深吸口气。“……魏无羡回来了。”那人见无人搭理,又自顾自的说了句“陛下又命他来宫中来陪伴太子殿下习书写字,谁不识那厮是个混世魔王啊。”

     小厮撇了那人一眼,心道这事市井之徒原来也能随意议论的吗,思付着回答“太子殿下年纪轻轻,交些朋友也好……”

    “你是不是不知道那魏无羡可是!!”

     “您与其跟我说这夷陵老祖魏无羡,不如用您这说话劲头多揽揽客。”

       说话声噶然而止。

       至于魏无羡究竟是何许人也。那可是射日之征的大功臣啊,不过我们的大功臣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具体是什么错百姓们哪里知道反正挺大的毕竟都把蓝丞相他老人家气的几年卧床不起近年才好起来,他自己又跑去深山老林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睡了十三年,现在醒了,想来找太子殿下这个幼师好友玩玩游戏也没有什么不妥吧。

       魏无羡这人吧什么都好,人长的也是世家公子榜前五,家世又是已故的藏色散人之子。就是遇事不顺啊,藏色过世后被江府的江枫眠抚养长大,结果在一场比赛中风太盛惹到了前朝的嫡子温晁,一气之下带人血洗了江府,主母虞夫人趁乱送走其子江澄和魏无羡二人,同江枫眠一起被温狗所杀。传闻那一夜,江府所在的莲花坞都染尽了血色。

   云深不知处 寒室。

    “蓝湛蓝湛,宫里的汤当真还跟几年前的一样难吃??”

    “汤,不难吃。”

    “……喂蓝湛你好歹骗也骗我一下啦,我走之前你们家饭菜就是苦菜汤,我都回来了你们家怎么还是吃这样啊!那我干脆等到你家伙食变了再回来就好了!”魏无羡笑嘻嘻的脸瞬间垮了下去,要是给江澄看见了又得吐槽一句苦瓜脸,“可不可以让我对你们宫里的伙食还存有一丝丝期待……二哥哥现在是太子,吃的就没什么不一样???”

      蓝忘机抬眸“没有。”顿了顿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按住魏无羡的身子想往旁边推去,“坐好。”

       说话间,魏无羡把脑袋整个都靠到了太子殿下的肩上。蓝忘机肩膀很宽,魏无羡眯着眼睛靠的很是满足,蓝忘机用手把他往旁边推推,魏无羡低着头挪的不情不愿,坐的也是晃晃悠悠东倒西歪。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样,若不是蓝忘机知道他此时精神正好,看了他这样怕是也会被他骗过。

       “一会让膳房做点辣菜送过来。”明知他是装的,可和许多年前一样,蓝忘机对于魏无羡的要求还是会满足,不是因为模样可怜,而是蓝忘机不愿意看见魏无羡不开心,魏无羡不开心的时候就爱低着头,他一低头眼底的光就跟着暗了下去,十三年前的那一刹也是那样。蓝忘机喜欢那光。像星星一样,他曾跟父亲这么评价。

     晚餐插曲过后,江澄便偷偷来宫里寻人了。这人当初捅了那么大个篓子,现在一回来一股脑往案发现场跑,你说你跑就跑吧,还跑到当事人家里睡觉是几个意思,还陪读?哪个陪读天天什么都不用做
专陪太子殿下唠嗑,你看看那蓝忘机那里像是需要找个人陪他唠嗑的样子???
   
   ——————————。

  羡羡下章真香现场,高二狗尽量周更,受不了的小可爱考虑养肥。催文的话可能会双更。QQ1341586762 只扩秀唯,欢迎勾搭。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为什么我的伴读跟史书上写的不大一样?[大纲存梗]

太子叽x陪读羡 竹马竹马 架空王朝

1.叽: 今天喜欢的人也还是很讨厌(怎么办?)
        今天也希望伴读不要再撩我(兔子很可爱?)
        今天也在等兄长回来继位(绝不放弃?)
      
2.羡:论太子妃的养成之路(三从四德?)
       撩天撩地撩太子的日常(没在怕的?)
       话说大哥什么时候把打算大嫂带回来(咩咩咩?)

岐山三十一年,青衡君率宫中国相大臣结束了温朝三十年来的暴政。当今圣上温若寒重伤之余,携青衡君嫡子蓝曦臣及金府私生子金光瑶从暗道离开。此后青衡君即位,当机立断立次子蓝忘机为太子。同年,大将军聂明玦于众多将帅在救援之时不知去向,曦瑶二人不愿随其回宫,其弟聂怀桑只身带回温若寒头颅,不日上交兵符,转入幕后。青衡君悲痛,将兵符交于江府代掌。江府有一养子唤名魏婴,善鬼道,射日之征大放异彩。青衡君知晓其与太子素来交好,将其接入宫中陪伴太子习书。

   情景后事大概就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蓝大那么厉害为什么会被绑走,可能是因为温若寒挟持了瑶妹吧……很久就想写一个连载,该篇是个上课时的脑洞……总之就是忘羡甜甜腻腻谈恋爱曦瑶偷偷摸摸打怪升级,先把忘羡感情线写完,之后再慢慢磨曦瑶剧情。
  下周开吧好像……如果这周有时间也会写一点,占tag致歉。

【澄清】关于魔道祖师涉嫌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

泠子淅:

叽渴症患者: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452735062367




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607132340815




听说有另外一个“既视感很强的”洗脑包,看这里辟谣。




欢迎评论讨论,不欢迎尬黑,毒唯有多远滚多远,怨妇不要草存在感。事后会新增到辟谣博里,这篇不删。




请拆逆党自觉闭麦谢谢




欢迎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不用来问啦,附上原博地址就好(是原博的不是这篇)




如果没办法转载的话,点开热度列表,从转载过的人那里二次转载就可以了


[忘羡] 归途 一发完

我对不起我为数不多的几个粉丝,我有罪,我忏悔,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
然后我今天看见了个写手挑战,蠢蠢欲动的选了甜文,可能我最近玩疯了眼睛不好,本应该定在结尾写的句子我看成了写在开头,等看清了题目我文已经写好了……鞠躬/对不起。
cp依旧是忘羡不拆不逆,原著里我很喜欢这段时间线,羡羡在大梵山的笛音也是我全文的虐点。有点粮荒,割割大腿肉。ヾ(;゚д゚)/ 
我又改圈名了,重新认识一下这里骰子,你喜欢墨香香我就喜欢你。(っ╹◡╹)ノ❀

      ——————。

      那场雨下了一整晚,彻夜未停。蓝忘机不顾叔父与兄长的阻挠,拖着重伤未愈的身体来到乱葬岗。一遍又一遍的弹奏着《问灵》,此时乱葬岗静静的,像是从来没有任何事发生,铮铮然的琴音伴着温凉的雨水声回荡在这片土地上。蓝忘机的长发很快被雨点打湿,又顺着衣裳流向弹琴的手指,冲刷掉不知何时被琴弦磨破而留下的血迹,这血迹化了又干,干了又凝。蓝忘机就像是没有知觉一般,恹恹的弹了很久。

     是一阵哭声打破了乱葬岗的平静,蓝忘机站起来,楞楞的向声音的方向寻去,然后他就看见了温苑,伸手摸了摸,额头滚烫。想必若不是发了烧,估计还得好一会儿才醒。蓝忘机将孩子带回姑苏,改名蓝愿,字思追。

      许是因为那天的大雨,蓝思追虽没烧坏脑子,可身处乱葬岗的那段记忆却在他的脑海中像是被雨水刷去,一直都未曾想起。

      就这样的十三年后,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很快便在蓝思追身上显现,听了莫家庄来人的请求,他便很快的揽下这次的大任,和同伴蓝景仪一起来到莫家庄莫夫人那里,又遇见了人称是疯子的莫玄羽莫公子。

      本是挺好的一次夜猎经历,世事难料,天知道他们这次要面对的东西究竟是多么难缠,若不是蓝忘机怕他们出事,在他们走后听闻到莫家庄附近的大梵山有异后也跟了上来,怕是又一次的凶多吉少了。蓝忘机解决了凶尸,撇见一条融入墙角的红色发带。心脏似乎收缩了一下,在从蓝思追口中了解到这人是莫家庄的疯子之后,不经意的皱了皱眉。不是因为这个词从素来雅正以自居的姑苏蓝氏子弟口中说出是为不雅,而是因为听了这人是疯子的时候,常年淡漠如水心性不由自主的泛起涟漪。邪崇已除,他便让小辈迅速赶往大梵山附近。

      想想也很奇怪吧?蓝忘机觉得每每看见那些邪祟的时候,只要他查下去一定能在某一个时刻,发现一位一袭黑衣腰间系着红色穗子的笛子脸上带着如春风的笑容的男子。他天生一副笑相,好像没有事情会让他难过。他会过卯时还翻墙出去喝酒,他会和叔父争辩灵气与怨气的不同,他会给他画张丹青,会在他髻间别花,他会和他一起杀死屠戮玄武,他会在他受伤的时候背他,他会和他一起讨伐温狗,他会只让他一个人接触到温家人,相信他不会暴露他们的行踪,他还会从高台上扔芍药花给他。他会害他犯宵禁让他同自己一起受罚,他会在自己带他回姑苏的时候说不愿意,他还在他受重伤奄奄一息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喊他滚。他是云梦人,喜欢吃辣,从小就害怕狗。他总是能找到许多话题来烦自己,他真的很烦,真的很讨厌……他习鬼道,他心性有损,可他是非分明。他唤魏婴字无羡,是藏色散人之子,是前江氏宗主江枫眠的大弟子,是他的心上人。

      好像有什么不成调的曲子擦过了蓝忘机的耳膜,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他有给魏无羡唱过一首为他而作歌,曲调就和他现在耳朵里听见的这个笛音一模一样?!!

      “魏婴!”

    END.

魔道搞事小分队①

#魔道祖师#
#原著向 搞笑文风#
#含私设全员存活#
#人物是墨香老婆的 我只负责ooc#

(终于瞅着时间把这篇文码上去 因为是一个系列而且不定期更新……每篇一个搞事,今天先搞三尊 ? )

01.
   聂明诀最近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某天的他在姑苏清谈会后准备和许久未见的弟弟们叙叙旧唠唠嗑,来到蓝曦臣的门前尚未推门进去。他听见了些不可描述的声音…“二哥,嘶…轻点,阿瑶疼…”emmm二弟是在给三弟按摩?他们感情真好/聂大的欣慰笑容.jpg。

     于是觉得觉得曦瑶二人感情很好的聂大十分高兴的回到了清河,并把这个发现告诉了自己的弟弟。/聂大佬的围笑.jpg。大哥你一脸欣慰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大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大哥我真的不想开车也不会开车,车是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02.
      在经历了大哥突然开车的恐惧之后聂怀桑第二日愉快的将这件事告诉了魏无羡,魏·不搞到事情不肯罢休·无羡一边调侃聂坏桑大惊小怪一边感叹大哥大嫂真的是激烈啊。然后魏无羡在送走怀桑后本着搞好蓝家妯娌关系的心情愉快告诉了金光瑶。/不好意思聂怀桑你完蛋了!大哥不清楚情况你就不能拦一下的吗!就随着他去说?!二哥你看他们都欺负阿瑶。/

       蓝大:阿瑶炸毛的样子真可爱。

  03.
      次日听了二嫂话的金光瑶笑眯眯的来到了清河,美名其曰来看望大哥,顺手送了怀桑一把上好的纸扇,聂怀桑拿这象征性的扬了两下,叫了声三哥表示欢喜。/扬吧扬吧反正也摸不到多久了.瑶式假笑.jpg/
       金光瑶随大哥进了里屋,聂明诀也差人上了茶水

     “三弟此番,除了来看望大哥,还是来给怀桑还个东西。”
     “……怀桑有东西在三弟这里?他,他何时去了姑苏,???”臭小子又跑去偷懒,果然扇子不想要了!!
      “怀桑前些日子来的”,金光·有仇必抱·瑶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本黄皮书搁置于桌上,封面上《春山恨》三个大字格外醒目,将此书推给聂明诀,道“东西送到了三弟也该走了,二哥还在云深不知处等着,回去晚了会不高兴的。”

     聂明诀没像是没听到般没出声,拿起桌上的黄皮书翻了翻“我有一段情啊,唱给那诸公听啊…万般深情,撩了冰河心啊…”聂大本来就黑的脸跟黑了,金光瑶深知达到了目的,行了行礼也就出去了
      /不好意思,我才是影帝。/
        /聂怀桑你的扇子完了!包括刚刚三弟送的那把!!/
      /大哥这次真的不是我丢的哇QAQ,这一看就是魏公子的私藏嘛QAQ,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呜呜。/

      EMD。

     (这种小段子不定期更新嗷,再次敲不要脸的求波粉QAQ)